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

安静着实是一种了不起的品德

【高亮】实名征集混吃等死教程
请问一下,要做到什么程度的混吃等死才能让部下们有危机感呢

陷入他人所见的被动之时正是掌握主动的时机
身处何处并不重要,不妨说
从各种意义上来思考,一切都是神的旨意
名义上的不自由反而让一些事变得简单方便了
甚至可以说,在这里,我能做的事更多

不过这个国家的监狱
……
都不给鞋穿是么

@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里•亚诺夫斯基
з днем народження。
沒有禮物,不過托人帶了櫻花大福
我不會告訴你放在哪裏的
你最好不要現在想著就吃掉它們
……
……
……
放開我的櫃子。

你可知蝶蜕?
虫化蝶,作茧在先,破茧必须涉险
没有窒息的痛苦和逼仄的死境便无法拥有有力的双翼。
有人聪明,寻来不见血的方法,用所谓的仁慈和理解为它绞开一条不必挣扎的路。
而后,虫拖着死翼爬行,带着不完整的蜕变和与前半生无异的屈辱,最终死亡。
聪明的便是神恩,你们的信仰
用和平和理解把活火山堵死,留着岩浆深埋地下。

太平之上
万物依然惶惶不可终日。
立誓为苍生的信徒却是千恩万谢地盲了。

可笑还是可悲?
不理解,你当我魔怔便是。

是,你可以说,活火山也是山,也有不喷发的时候,即使喷发也可以沃一方矿藏,也是必不可少的,人类也可以利用其价值,不久的将来,它也会成为一个“有用处的朋友”。
就像你可以说,异能者也是人,也有不伤人的人,即使有特殊能力也可以造福普通人,也是会死的,普通人也可以受其庇护,不久的将来,他们也可以因为得到理解成为“普通人”。

不错,几乎完美的逻辑
我且问你,
火山喷发一次,会死多少人。

这不是歧视,这是悬剑,与其等着它什么时候掉下来斩下千百头颅,我宁愿亲手折断它,即使这必会使我双手染血,倘若我成功,也必然会毁掉一把宝剑。

以我之罪斩尔等之罪,
这一次
比的是谁先下地狱

这回我说得够清楚了么?

勇气可嘉

若非如此,您想必是看不到这些姑且算是解释的话的

您对我的了解,并不比您对所谓“正常人”的多

无意义的争执和辩驳是可笑的浪费
所以我给你三点提示
第一“人人非你”
第二“你非人人”
第三“你非我”
异能者是人,现代人是人,好人是人,恶人也是人,不巧,这一点千百年都没有变过。

若在您的印象中我是个无可救药到连这一点都不明白的人的话,那么我是否该为此感到高兴呢。
毕竟
再没有什么是比自认为是在独立思考的对手更容易打败的了。
还是说,这是你们港口黑手党一贯的作风?

距离那场无聊的游戏,已经过去了两天
比起怎么把异国欠火候的落雪堆的美观,人群之间藏头露尾的小动作更有投放精力的价值
比方说――
利用尼古莱放下饵食,钓几条冻湖里半死不活的小泥鳅

探查得知,其背后并没有黄昏,
黑夜的造访,却是比最早的预估得迟了些许

“假象”引导“假象”
那么就是剩下的那种可能性了,先……

“『鼠』的雪人怎么会输给一个马桶!怎么会!!!”

……
先想办法让小丑安静下来吧。

高尚者,
最终将不受任何胁迫地为这全体牺牲自己的全部。
达到最高的自由。

b.1881年2月9日,俄国作家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圣彼得堡逝世。
在此,仅以普通读者的立场表达哀思。

愿这朵自苦难的土壤中生出的花,能在他所爱的,人们心中的阳光里,永远绽放。

b.因家中突发事务暂时退圈
帐号移交友人管理 陀思不会消失
答应的赠礼不会食言
长久以来 感谢大家的支持
在下不才 再次谢过
勿念勿问
新的陀思会做得更好
【鞠躬】

b.大意如图
已私信四位 两位回复
静候图中两位消息18小时后无果
请能联络到这两位的同志帮忙知会他们看一眼lof
24小时内联络不到则视为弃权  重新抽取空余名额
有劳各位

b.整数致谢

该条消息以下
评论区抽一位 粉丝抽一位 小红心抽一位 小蓝手抽一位

时间截止明晚零点

要做什么暂时保密

完毕